1.jpg 


將要有第二個寶寶的陶子,正在家裡待產。這位堅強麻辣的「主持一姊」談起媽媽經,並沒有想像中女強人們對工作的執著或兩難,對四十歲的陶子來說,家庭和孩子是永遠的第一順位。對荳荳的教養,她最重視禮貌,夫妻都是電視人,為了小孩,新家的客廳卻不放電視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陶晶瑩,一個不需要介紹的名字。最近在電視上看到她,多了一種顯而易見的身分:母親。


將要有第二個寶寶的陶子,正在家裡待產。無論什麼時候打電話去,總是能聽到身邊女兒荳荳的聲音。觀眾認識的陶晶瑩,聰明犀利、獨立有主見,也充滿企圖心。她主持的星光大道如此當紅,但是這位堅強麻辣的「主持一姊」,在小荳荳站起來會走路的那一刻,竟感動地流淚。為了女兒小荳荳,拒絕了去大陸賺容易錢的工作機會。刻意維持一個星期只工作三天的生活節奏,為的是要給女兒一個有陪伴的幸福童年。


夫妻都是電視人,但陶子在新家客廳不放電視機,不想讓荳荳被電視養大;雖然夫妻都是公眾人物,但他們都不懼怕外出,經常帶著荳荳到處趴趴走,常常只因為天氣好,就坐上高鐵到海邊玩。


聽陶子談媽媽經,很詫異她沒有想像中女強人們對工作的執著或兩難,或許是經歷過寂寞的童年,與曾經波折的感情歷程,四十歲的陶子優先順序如此清楚:家庭和孩子是永遠的第一順位。「有了完整的家以後,會知道你努力是為了什麼……,你會覺得光是回家看到他們的笑容就很值得……。」


以下是她的專訪內容:

Q:談談你跟小朋友的互動,你感到幸福或快樂的時刻?
A:Anytime!聽她每天說話多了一些新字眼,看她睡前因為太high在床上不斷跳舞,或者為了吃一顆糖而皺眉耍賴;陪她蹲廁所一起欣賞她的大便,帶她去游泳看她跳水……,每天在一起的點滴,都是我感到快樂的時刻。

有了孩子後,我充分能體會放慢生活步調的樂趣,以前的生活壓力大,工作多,又快又忙碌,有荳荳後,可以因為全家人一起坐在海邊,或是花兩個小時餵她吃完飯而滿足不已,突然間,生活裡的小事都變得很重要了。

當母親就算有困難之處,我也把它當享樂的一部分,因為,再忙再累,只要看到小孩開心,或看到她的臉,或得到她的一個擁抱,都很值得。


Q:當新手媽媽時有沒有遇到什麼挫折?
A:在帶小孩的過程中,我其實滿開心的,所以沒有感受到什麼挫折,只有在她生病的時候,看著她小小的身軀承受痛苦,我也會感覺到很無助,其他時候其實還好。

我老公可能比較有挫折感。因為荳荳一歲的時候,我老公那時沒有戲,就全心在家帶小孩,男生比較沒有耐性,前一秒他們還愛得死去活來,後一秒就好像要打起來。


Q:當上媽媽這個角色,有了孩子之後,你覺得人生最大的改變是什麼?
A:我自己覺得的確有改變,以前在公眾場合看到小孩吵鬧,就直覺地想罵小孩的父母,覺得他們怎麼不好好管教。現在自己有了小孩,比較能夠了解和體諒。

做節目訪問的時候也會,以前在節目上開玩笑都很隨便,想開就開,但現在開玩笑都會很謹慎,感覺好像有一對父母的眼睛盯著,站在這個受訪者的身後。像「超級星光大道」,參賽的年輕孩子表現得很好,我可以感受到他父母有多驕傲。我也特別小心跟受訪者的互動,讓他們的爸爸媽媽知道我會照顧這些孩子。


Q:許多有一個孩子的父母,對生老二總是有著掙扎,你為什麼這麼「勇敢」地在這時候要生老二?
A:如果只有一個孩子,家裡「一黨獨大」,你其實很難不去溺愛他。所以我想生第二個孩子,很多人以為我要「拚男胎」,其實真的不是。我只是希望有兩個孩子,他們可以互相陪伴,分享、競爭資源、知道自己不是唯一,我希望透過這個方式,教養出一個好孩子。

另外我們也會想到,如果有一天我們老了、病了,兩個孩子可以相互分擔、互相照顧。

小孩不能隨便生。它絕對不是用來綁住老公的心,或是用來向長輩爭寵的手段。我們夫妻都很享受帶小孩,陪小孩一起成長,所以當然覺得要替荳荳生個伴,只要喜歡,沒什麼勇不勇氣可言。我們的「勇氣」不會大於那些明知菸不好還戒不掉,或是有慢性病仍大吃大喝不運動的人。


Q:你們夫妻在演藝圈的工作,使得你們的家庭生活經常要被曝光在公眾之前,你怎麼「克服」這樣的干擾?你怎麼和荳荳談她的童年會和別人的「不一樣」?小荳荳已經開始感覺到她父母的「不同」了嗎?
A:荳荳已經很習慣在電視上看到爸爸媽媽和她自己,甚至有時她身邊的叔叔阿姨也常會在她翻書報雜誌時看見,她並沒有太大反應,也沒覺得這樣很了不起,目前的她可能認為這是件很平常的事吧,大了再跟她解釋,這不過是一份工作。


Q:你的工作如此忙碌,而且經常需要奔波,你怎麼平衡工作與家庭的需求?我看報導寫過你和李李仁都曾為了孩子拒絕大陸的邀約,可否談談當時的心情?面對這種「兩難」時,什麼是你做抉擇的準則?
大概荳荳七、八個月的時候,我去大陸接了一個活動的主持,一去至少三天。那天半夜回來,荳荳已經睡了,我輕輕摸摸她,她迷迷糊糊地叫了一聲媽媽,我就止不住眼淚地哭了。那天晚上我就決定,以後再也不要接大陸的案子。

從那時候開始我就沒有去大陸了,雖然有時候會跟老公談起覺得大陸的錢真的很好賺,但當我們已確定家庭孩子是我們最看重的第一順位時,就不會有什麼「困擾」或「兩難」的情況了。錢夠用就好,多少億萬富翁不見得真正快樂,況且,大家都會說,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,錯過就沒有了,所以這是個很好抉擇的選擇題。

我和李李仁小時候都是被父母疏於照顧的小孩,像我幼稚園的時候媽媽就沒有辦法來接送我,我爸爸也根本不在身邊,兩個姊姊都很大了,想起來是非常寂寞的童年。李李仁也是很早就離開家,所以我們兩個都很愛孩子,很在意陪伴小孩的時間。我們兩個人現在很多工作都不接,荳荳每天只去幼稚園兩小時,我們就接她回家,帶她到處趴趴走。像前幾天寒流來了,我們一時興起,把荳荳從幼稚園接回家,坐高鐵去南部玩。

其實之前曾經有一段時間,讓照顧我媽媽的保姆帶荳荳,那時候荳荳大概才八個月大,但是我可以明顯感覺到她在生氣,她知道你沒有花時間陪她,她也就不聽你的,跟我們不親。所以後來我老公就決定自己帶她,我的工作量也減到最低,一個星期大概只有三天錄影。我們兩個工作時間儘量錯開,總是有一個人陪伴著她。我們一家三口非常黏,幾乎是無時無刻不在一起。像我老公晚上錄影到九點,我會讓荳荳選擇她今天要提前和媽媽洗澡,還是要等著跟爸爸洗澡。


Q:會不會擔心現在為了小孩拒絕了一些案子或機會,以後人家就不來找你了?
A:我還好。綜藝節目就是會開開停停,你大概也很難預期節目命運會如何。像「超級星光大道」剛開始談酬勞的時候,我跟詹仁雄談說如果收視率衝到一可以如何,他說,現在星期五晚上的節目收視率可以到○.五就不錯了。結果後來收視率衝到八、九,其實不是當初預料得到的。所以我們能做的就是儘量做好眼前的工作。

戲劇節目的生態比較不同。我老公那邊就需要花很多時間去耕耘,現在台灣戲劇環境很不好,他們的工作有時好幾天都不能回家,對身體健康都不好。可能第二個孩子之後,他還是會接一些大陸的案子。其實荳荳很幸福,我們都不曉得第二個孩子出生後,還能不能維持那麼多時間的大量陪伴。


Q:談談你對小荳荳的期待。你對小荳荳的教養,最重視的是什麼?最擔心的是什麼?
我覺得家庭教育真的很重要,其實不要把小孩的問題推給學校、社會,不同的家庭、不同的父母教養態度,就會教養出不同的小孩。上一代不重視婚姻、家庭生活,只重視賺錢,或是你在電視上看到一些媒體公眾人物不良的示範,下一代小孩的教養就會出問題。

我對荳荳的教養最重視的是要她有禮貌,隨時說「拜託」、「謝謝」,要看著人眼睛說。因為我看到太多孩子沒有禮貌、不懂得應對進退。

我也希望她快樂,不要以眼淚或哭腫當武器,希望她情緒穩定,能正常溝通。我老公擔心較多,他聽到荳荳說幼稚園哪個男生喜歡她,他第二天就會去幼稚園東看西看,心裡暗自警告那個小男孩:你給我小心一點。(笑)


Q:從一個「有影響力」的媽媽角色來看,你對目前台灣教育環境有什麼看法?
A:啊~!太可怕啦!「日頭赤炎炎,隨人顧性命」,只能祈求上天,在可怕的環境中,讓她碰見好老師。當然,我們自己的監督也很重要。我們現在就已經開始擔心,以後要給荳荳念什麼學校。像我看了簡媜《老師的十二樣見面禮》一書,國外的教育環境和國內相比,真的滿感慨,我發現我們的教育方式都沒有改變過,還是強調在背誦死記,沒有養成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。


Q:如果環境不能改變,你會怎麼做?
A:等荳荳大一點,我會經常跟她聊:你現在最有興趣的是什麼?你想要成為一個怎麼樣的人?我想孩子接受教育的過程中,家長一定要在身邊,幫助他發現自己。


Q:荳荳現在的興趣是什麼?
A:她很男性化,喜歡機關大砲、喜歡玩車子,他爸爸每天都在想帶她去看賽車,我覺得她喜歡這些,以後做黑手也不賴。


Q:家長認為當前教育孩子面臨的最大挑戰和困難,是「媒體」,身為具影響力的媒體工作者之一,你怎麼看待這樣的問題?你們家的「電視政策」是什麼?
A:台灣媒體亂象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,我們只能在自己的崗位上恪守把關,其他的則無力回天。我覺得家長的把關和陪伴也是相當重要的,如果可能,儘量別讓孩子看太多電視,陪他出去公園走走都好。

荳荳很少看電視,她喜歡到公園跑步,偶爾吃飯時看看米奇。我和老公的工作都需要看電視,但我們已經有共識,搬到新家以後,我們新家客廳是不放電視的,就是不希望好像一進家門就拿起遙控器,不希望家裡有這種習慣。新家搬到山上,也比較有空間讓孩子可以打球、騎車出去玩。


Q:許多青少年最在意或煩惱的事,都環繞著外貌以及外在的肯定。許多孩子因而對自己沒有自信。你曾經在剛進演藝圈時,外表受到別人的否定,可否談談你是怎麼建立自己的獨特風格和自信?
A:孩子們對外貌自信與否的第一關就是取決於父母的態度,所以,父母就不應以媒體上狹窄單一的標準要求或取笑孩子。既然我覺得那些標準是可笑的,所以,打從心裡我就從不曾認為自己不美,只在心裡竊笑那些人不懂我的美,長此以往,便不會被此等小事打擊而分心。


Q:如果要你寫出給小荳荳的三樣最珍貴的「人生禮物」,那是你做為母親最希望能傳授給她、賦予她的「資產」,你覺得那會是什麼?
A:最珍貴的,便應該是專屬她的。所以,我希望她自信、快樂、獨特,只要有自信,便能發展自己的獨特風格。我會尊重她、陪伴她,看她自己想要什麼。


作者:何琦瑜 出處:親子天下

全站熱搜

eddyliu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